新闻中心

《中地海外英雄谱》系列报告文学之二十七

来源: 作者: 时间:2012-05-04【字号:
                                              执著与真诚
                          ——中地东非经理部总经理田进的人生态度
                                                陈宏光
                                        题外话:关于感恩
  芸芸众生,纷繁世相,不懂得感恩的人,一定不是个真诚的人。
                             

 
 
 
                           
  2011年8月中旬,中国节能环保集团公司董事长王小康到中地东非经理部考察指导,在坦桑尼亚呆了将近一周。王董事长拜会了中国驻坦大使刘昕生及使馆有关官员后,便马不停蹄地前往几个工地考察。王董事长于8月20日在东非经理部发表热情中肯的讲话,高度赞扬了中地东非经理部十几年来为中地集团,为中国节能做出的贡献。有个细节,可能许多人并不知道。中地东非经理部总经理田进全程陪同王小康董事长考察,细心的王董事长竟然就发现了田进总经理患有严重夜肓症,晚上看不清路这件事。9月26日,在北京召开的企业工作会议后,王小康董事长送给田进一个礼物:一只军用强光手电筒。9月27日,我采访田进,他特意从背包里拿出这只手电筒让我看。田进握着手电筒轻声对我说:“真没想到,领导能关心到这么一件小事……”说着,他的眼眶就湿润了。
  在我的印象里,田进是第一个坐公共汽车到约定地点接受我采访的中地集团公司海外总经理。采访中回忆往事,谈到年幼时父母和姐姐们吃红薯都吃不饱,却省下白米饭给他吃时,他泪流满面;谈到母亲去世时自己身在海外不能尽孝,而母亲临终前仍呼喊着他的乳名时,他已经哭得无法自禁。这是个真诚得透明的男人,这是个终生懂得感恩的男人。时年43岁,据此可以断言,他的事业一定来日方长!
  顺便应当说一下的是:田进领导下的中地东非经理部已进入东部非洲5个国家的市场开拓和经营,2011年在建工程项目10余个,其中8个工程项目合同额是千万美元级的。中地东非经理部目前在岗中方员工238人,聘用当地员工3600余人,可以说规模和市场占有量都已经达到一定程度。而田进对我说:“我必须兢兢业业、不惜精力地继续努力开拓,新能源、节约能源领域可能是未来的突破点。”
  决定人生成败的因素很多,光有理想和热情肯定是不够的。信念的支撑和知识的准备自然是必不可少的,但是执著与真诚一定是决定的因素。
  田进执著多年,田进真诚始终,因为田进懂得人生、知道感恩。
第一章 绝不回头
  人生总是这样:机遇和勇气很难重来,困难与放弃比比皆是。坚持一条道路,奔向一个梦想,最可贵的品质就是执着,特别是在可以回头选择的时刻。
  1998年7月,中地集团公司到长沙招聘人才,拟派往非洲参加工程项目施工。田进那时在广州铁路集团第四工程公司经济开发公司任副经理兼工程部部长,多年以来有个梦想就是想出国见见世面,看看国际承包工程是怎么个做法。偶然之间,他在中地报了名,没想到竟然被录用,并且马上就被派往坦桑尼亚。他向广铁集团领导申请借调出国,广铁集团坚决不同意。自1991年大学毕业后,田进在广铁集团工作已近6年,他1993年考取建设部颁发的“项目经理证书”后,在广铁集团承担过多项铁路、车站、桥梁、涵洞施工,曾担任过湖南省第一条省内铁路项目的项目经理。广铁集团待他不薄,1993年作为“引进人才”一调入便给他分了房,三年后就住上了三室两厅,在工程上一直担任项目经理或指挥长。田进1994年在广铁集团入的党,几次被组织送入党校培养,已经列为“后备干部培养对象”,怎么能轻易就走?田进坦诚地对我说:“我感谢广铁集团领导和同事们对我的培养教育,但是我出国决心已定,只能是自己做主了。”1998年8月,他再三告知领导后,自主随中地项目出国,于8月30日到达坦桑尼亚,担任了MWANZA城市排水项目经理。在坦桑尼亚,他收到广铁集团正式通告,限令1个月之内回原公司报到。他身在非洲火热的工地,已经不可能回头。广铁集团仍在挽留他,等待了一年多之后,才经职代会讨论,将田进正式“除名”。田进说:“我身在海外,已经溶入中地团队,热爱中地海外事业,无论怎样,绝不回头!”
  精神是可以传承的。祖辈和父辈的精神对后代总是影响深重的。田进的爷爷是一位老共产党人,解放前曾任湖北省大悟县地下党县委负责人,对党的事业无限忠诚。在战争年代,由于叛徒出卖,爷爷被国民党反动派抓获,坚贞不屈,死在敌人的屠刀下。爷爷牺牲时,田进的父亲只有10岁,跟着奶奶在乡间务农。1968年2月7日田进出生时,父母均为大悟县芳畈镇胜利村不识字的农民。父亲的“烈士遗孤”身份是上世纪80年代在当地整理历史史料时才被确认的,但父亲身上那种顽强、坚韧、纯朴的精神却是与生俱来的。父母都没读过书,却坚持要送儿子去读书,教育他不准逃学、不准打架、勤奋上进,绝对不可以偷鸡摸狗。那时农村生活很苦,父母和姐姐们经常连红薯都吃不饱,但是田进受到全家宠爱,那怕只有一口白米饭也让他吃。田进从小就懂事,一碗白米饭他总要想方设法分给父母、分给姐姐也吃点。读初中时开始住校,他知道买枝铅笔、买个本都是父母拿鸡蛋换来的钱,就特别爱惜,买瓶墨水他总要用水兑成两瓶,用冲淡了的墨水照样能取得好成绩。高中考取了省重点中学孝感二中,离家远了就从家带米、带咸菜,节约一分钱就是让父母少一分辛苦。从初中到高中,田进基本上以咸菜、腐乳作菜,几乎很少吃到青菜,久而久之渐渐患上了夜盲症,一直到成人不愈。他的学习成绩一直不错,班主任老师认为他是能读北大、清华的。1987年高考,可能是由于紧张,成绩不理想,考取的是华东交通大学建筑工程系给排水专业,不想却成为田进终生的理想事业。大学四年,全靠“助学贷款”读书,四年都有甲等助学金,连续3年被评为“优秀三好学生”,最终的奖励是全免了助学贷款。所以,田进说:“我是党和国家供出来的大学生。”1991年9月大学毕业,他可以留校,也可以考研,他却选择了就业。要早点挣钱,要养活辛劳一生的父亲母亲。
  子曰“三十而立”,田进恰是如此。1998年他30岁,决意离开广铁集团,放弃国内可能升迁的机会,投身中地海外事业了。他说:“当时许多人反对,只有我爱人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